拜仁欧冠出局只因少了莱万?背后“宫斗”大戏才是问题根源

缺了莱万和格纳布里,两回合射门45次、控球率均超55%的拜仁,以残阵打出了虎死威不倒的气场,结果固然遗憾,却已问心无愧。

然而,一支仅用一季就摆脱科瓦奇“科学实验”、历史性取下六冠王的球队,却可能因体育董事与主帅无从化解的恩怨,再度被迫重建。

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,上一支取得六冠王的巴萨“梦三”,巅峰期不过3年,而今的拜仁,似乎更短。

仅论阵容华丽程度,上赛季夺得欧冠的拜仁,或许是近10年欧冠得主中最平民的一个,除去无所不能的莱万和神勇不减的诺伊尔,球迷很难再找出等量级的巨星。

而当夺冠后不久,中场核心蒂亚戈就决意出走后,本就不以深度著称的拜仁,阵容愈发真空化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v5zhufu.com/,欧冠布鲁日莱万在世预赛不幸重伤,格纳布里突遭新冠来袭,拜仁在折损了头号射手和最具活力的棋子后,前场几近坍塌。

相形拜仁,巴黎圣日耳曼或许在伤员数量上更多,但核心则是毫发无损,姆巴佩和内马尔的个人输出,极大程度上左右了两回合的结局。

正如欧足联赛后所评价的那样:“巴黎的威胁进攻,都来自内马尔的个人天赋。”拜仁始终不敢全线压上殊死一搏,最大的忌惮,恰是巴黎的二人转。

相比于巴黎双核的无孔不入,无人可用的拜仁,两回合除去老臣穆勒的灵光一现,巴黎弃将舒波·莫廷两场各下一城,已是残阵所能贡献的极限。

更别提当比赛尾声的决胜阶段时,波切蒂诺陆续换上埃雷拉和小基恩等生力军,而拜仁呢?除去久疏战阵的哈维·马丁内斯和小将穆夏拉,哪怕是资深拜仁球迷,能道出布纳·萨尔、尼安祖、蔡泽尔和斯坦尼西奇是何方神圣?

尽管史无前例横扫六冠,但核心球员年龄偏大、战术相对单一的“南大王”,大包大揽后更应查漏补缺。

其实单论补强,拜仁行动不可谓不早——但去年春天就敲定沙尔克04门将努贝尔,又意料之中拿下萨内后,长达两个多月,拜仁始终持币观望,逡巡不前,直到关窗日才引进了舒波·莫廷、布纳·萨尔、罗卡和道格拉斯·科斯塔。

就在四连签之前的第二轮德甲,拜仁以1比4惨败霍芬海姆,极度低迷和疲惫的球队,已经到了非变不可的地步。然而,这轮被动转会,暴露的问题显而易见——身为拜仁转会事务话事人的萨利哈米季奇,与渴望取得英式主帅职权的弗里克间的矛盾,已经浮现。

尽管在受命危难之前,弗里克名义上只是拜仁助教,但在此之前,拜仁主帅在为足协工作期间,几乎担任过主帅之外的全部角色,还曾在霍芬海姆短暂担任体育主管——55岁大器晚成之前,他历练了多个角色,完全具备从基层到高层的经验。

在六冠背景之下,弗里克要求更高职权本不为过,但在萨利哈米季奇眼中,这却成了挑战他权威的犯上之举。

然而,海纳的乐观,在两人急转直下的关系面前被击得粉碎:去年1月拜仁在卡塔尔冬训,尚是临时主帅的弗里克公开提出,最好能在冬季对阵容进行3处左右的补强。

萨利闻言迅速点灭:“如果教练有什么想法,请先在俱乐部内部谈,而不是媒体面前。”

进入2021年,相似的剧情再度来袭——拜仁宣布不续约阿拉巴和博阿滕,事先都没有和主帅沟通,且一次在德甲国家德比之前,一次在欧冠与巴黎战前。

自感被高层漠视的弗里克,在胳膊拗不过大腿的现实面前,只能无奈吐槽:“有时候我觉得这就像是在演戏,而这也属于教练的工作。”

很难想象,一支上任以来为拜仁赢得了一切冠军的功勋主帅,会在接下来的一季为权力甚至饭碗发愁。

而这样令人唏嘘的反差,恰恰发生在弗里克身上。《踢球者》网站发起的“弗里克和萨利谁对拜仁更重要”的民调中,拜仁主帅得到了超过9成的支持率。上任后无所作为甚至负作为的波黑人,在球迷心目中成了“内鬼”。

自1979年赫内斯成为实质意义的“一把手”至今,拜仁之后只换过3任体育经理,萨利之前的内林格和萨默尔,都曾长期任职,也均是强势角色。与之相形的——是42年间,换了16位主帅。

正有鉴于此,在球队持续内耗已经公开化之际,拜仁高层固然没有及时“劝架”,但却用行动证明了倾向。

在弗里克前往德国国家队传言愈演愈烈之际,除去海纳用“汉西(弗里克名字)从来没有告诉我这件事”继续打太极,其余高层均选择缄默;另一方面,萨利哈米季奇由体育经理升任体育董事,跻身高层序列。

“在这种情况下,任何一个教练都会考虑今后会做出怎样的抉择。我的家人会无条件的支持我,对他们来说,最重要的是我从事的工作让我感到开心。”

可以说,拜仁壁垒森严的阶层和论资排辈的传统,让高度神似海因克斯,却没有老帅好运的弗里克,只能喟叹生不逢时。